都已經差不多兩個月了,一點消息都沒有,壓力也越來越大,每天都不想去想,但它總是偏偏自行走進腦袋裡,我知道擔憂也不是辦法,所以我總是會用歡笑來去面去,別人說我很樂觀,但其實心底裡開始不是了,只是我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法來表達,我不知道自己再能撐到什麼時候,所以靚女常常安慰我說:船到橋頭自然直!嗯...我希望也是。

一班姊妹和姅娘終於都約到時間出來聚一聚了,大家都相討著下星期一朋友仔婚禮當日的情況,雖然想了數個遊戲,但不知到時候那班兄弟又會玩到多少個呢?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an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