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剛從報上看到,便迫不及待想讓各位知道這個故事,希望以後那一天,當大家功成名就,成為「大人物」時還依稀能記得這個故事。

初春,微風的風吹拂過行道樹上的新芽,就在台火車站後一棟老舊大樓裡,卻有一間寂靜的病房,這裡的病人不會哭、不會笑,更不會喊疼,他們在生命仍未結束之前,提早關上了和世界握手的門,註定終生沈睡,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「植物人」。卡在生死之間的這段灰色地帶,植物人和家屬總有無窮悲苦磨難,然而,即使上帝開了一場荒謬殘酷的玩笑,還是派來了天使,一位七十歲的老人曹慶,他奉獻二十年心力安養植物人,成立「創世社會福利基金會」,陪伴四百多個沈睡的生命,在尊嚴寧靜中,走過數千個黎明黃昏。
曹慶和多數外省老先生一樣,有著顛沛流離的前半生;但虔誠信基督的他,曾在年輕時向天父許願:「要做別人不做的社會福利工作。」最後,他選定以植物人為奉獻對象。民國六十九年,他從台糖公司退休,帶著退休金,告別妻女,背著大背包,裡頭裝著幾十份北方乾糧「侉餅」,開始「全省走透透」。逢人就問:「你知道那裡有植物人嗎?」「我想從事植物人安養工作,你願意贊助嗎?」孤身獨行的曹慶用五年的時昌,詢問了一萬多名陌生人,他被罵過「瘋子」、「騙子」,被人趕過、被狗咬過。最後,總有七百多位善心人,在曹慶的「贊助人名單」留下了姓名和聯絡地址。有了這份名單,曹慶開始實踐自己向上帝許的願,他到處去拜訪貧困的植物人家庭。

在台北,他發現被棄置在幽暗、腐臭角落的植物人;在台中,他看到全身長滿褥瘡的植物人,傷口鑽出出十多條又肥又大的蛆;還有一次在花蓮,他看到一個植物人瘦的只剩一把枯骨,躺在糞便與餿水中,讓曹慶再也忍不住溼了眼眶,誓言要為他們找回作為一個「人」的尊嚴。曹慶同時到社政和衛生部門去「拜訪」政府幫助清寒植物人家庭,也到企業財團去尋求財力支援,但執著身影卻始終落寞,總在華麗卻冷漠的會客室裡被草草打發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an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